专注技术发展 100年

100年来,马勒始终致力于人们的出行

这一年是1920年。“兴盛的20年代”启幕。在这非凡的10年中,查尔斯·林德伯格完成了飞越大西洋的壮举;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获得了诺贝尔奖;圣雄甘地发起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德国汉莎航空成立;纽伯格林赛道投入使用。在德国斯图加特的巴特康施塔特区,一对兄弟为今后的一家全球性企业打下了基础:在那个年代,恩斯特·马勒和赫尔曼·马勒兄弟俩开发的一系列产品在市场上所向披靡,早早地为如今的这家全球性企业建立了“创新者”的名声。

自那时起,马勒不断发展壮大,如今已经跻身全球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前20强,拥有员工逾7.7万人。今天的马勒是推动未来高效出行的先行者。我们的创新技术不断刷新着替代驱动系统领域和内燃机优化的标准。

我们为何矢志不渝?因为我们希望让出行变得更高效和舒适。我们和全行业,以及政府和整个社会一起,始终关注和应对着属于这个时代的各种挑战。我们创造可持续的个人出行解决方案。与此同时,作为一家基金会性质的企业,我们积极承担企业社会责任。

今天与未来。为了我们的后代。为了下一个百年。

我们将继续发展壮大,成为员工和合作伙伴眼中极具创新能力和吸引力的企业。我们立志成为未来100年出行的塑造者。
Jörg Stratmann博士
马勒集团CEO
1920
伟大历程的起点
Hellmuth Hirth在德国斯图加特的二冲程发动机作坊在商业运作上需要帮手。1920年12月1日,他迎来了Hermann Mahle的加盟。这天被认为是马勒集团的创始之日。
1922
马勒兄弟俩开始共事
轻合金活塞是当时的主打产品。自成立以来,已经有约4万只活塞出自这里的工人之手,员工数一度达到200人上下。技术瓶颈出现了。Hermann Mahle请来了他的弟弟Ernst担任工程师。
1929
滤清器延长了活塞的使用寿命
发动机工作环境越苛刻,对活塞的性能表现的要求便越高。当时没有几条柏油路,土路的灰尘很容易损伤活塞。Ernst Mahle决定开发空滤和机油滤。
1930
镶环活塞横空出世
轻合金活塞过早的磨损总是造成各种问题。Ernst Mahle开发的镶环活塞改变了这一局面。这项技术直到今天仍在广泛地应用。
1933
马勒时代来临
1933年起,马勒兄弟成为了公司唯二的股东。1938年,他们将公司改制为有限合股制,并更名为“马勒”。“MAHLE”这五个大写字母从此成为了公司标识,沿用至今。
1940
独裁。军备。战争。
此时的生产已经完全向“战时经济紧急需求目的”倾斜。到1944年,员工总数已经超过6,000人,其中包括外籍工人和强迫劳力。
1945
战后百废待兴
经过这场战争,马勒公司损失了六成的资产。Ernst Mahle前往巴西,建立起了一座全新的活塞工厂。在德国,马勒做起了活塞修理、手推车和厨房用具的营生。
1964
投入慈善事业
马勒兄弟成立了基金会,以医疗养护、教育培训、有机农业和文化艺术为主要关注领域。目前最大的资助项目是德国斯图加特附近的菲尔德诊所。
1971
马勒兄弟淡出历史舞台
在创办并经营公司约50年后,马勒兄弟终于从一线退了下来。他们这一辈子的事业足以令人敬佩,此时的马勒已经拥有4亿多德国马克营业额、超过6,000名员工的规模。
1972
过滤业务东山再起
对Knecht过滤器工厂股权的掌握使得自1941年起因战争而中断的滤清器业务再度回归,并很快变成立志成为系统供应商的马勒旗下的一大主营业务。
1975
马勒进军国际
尽管此前有许可委托生产形式的国际合作,但马勒自己真正意义上的首个海外工厂直到1975年才在美国建立,1978年巴西建厂。
1991
成为系统供应商
马勒从零部件生产商,成功转型为系统与模块的开发合作伙伴。随着1991年对J. Wizemann公司、1994年对Pleuco公司的收购,气门驱动系统成为继活塞、气缸零部件和过滤系统后又一条产品线。
1997
首次进入亚洲
1997年,马勒在印度成立合资公司,宣告进军远东。1999年、2001年相继收购日本Izumi公司、Tennex公司,又让马勒的亚洲战略前进了一大步,并成为全球最大的过滤系统供应商。马勒在亚洲的布局在随后的几年中得到了大幅扩张。
2000
原始设备制造商的开发伙伴
90年代,新建和并购项目在墨西哥、巴西、印度、波兰、意大利、韩国和日本遍地开花,迅猛增长势头一直延续进新世纪。马勒在国际舞台越来越活跃,一举跻身汽车零部件行业的领先行列。
2003
首台马勒发动机整机
一台全新构造的铝制高速四冲程直列发动机的惊艳面世证明了马勒能够生产的发动机零部件和模块的种类超过了其他任何一家发动机制造商。
2005
马勒收购发动机制造商Cosworth Technologies,即如今的马勒动力总成部门。2年后的2007年,马勒集团的系统能力在一台小型化概念发动机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排量减半,输出功率不变,同时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达30%!
2010
MAHLE + Behr = Mehr(德语“更多”的意思)
发动机冷却与空调系统是未来的两个重要领域,而贝洱是这方面理想的合作伙伴。在逐步获得贝洱多数股权后,首个合作项目——集成间接中冷器的进气模块便展示了双方整合后的协作潜能。2013年,马勒贝洱携17,000多名员工和38个生产基地成为了马勒旗下全新的热管理事业部。
2013
为燃料电池提供新鲜空气
马勒首次为一款燃料电池乘用车批量供货,同时还为亚洲一家主要汽车制造商供应进气模块和离子交换器。自那时起,马勒在燃料电池系统与零部件领域的能力不断得到扩张。
2014
全球生产布局
2014年迎来了工厂开工和开业的最高峰。至此马勒在全世界已经拥有了140多个生产基地。全球66,000多名员工中有约20%在亚洲,30%在南北美洲。
2015
以双轨战略迎接未来
在不断优化内燃机的同时,马勒也在推动着替代出行理念的发展。对雷瑞卡和国产电机株式会社的收购使机电一体化业务得到了增强;而2017年对Nagares公司的收购则标志着公司进军汽车电子领域。
2017
MEET概念车惊艳亮相
分布于16大综合性研发中心的6,000多名研发工程师和技术人员致力于未来出行解决方案的研究与创新。“MEET”概念车令人信服地诠释了未来城市出行的关键词:高效、电动、负担得起。
2018
成为燃料电池卡车开发伙伴与供应商
马勒与卡车厂家Nikola成为了合作伙伴。马勒开发出了分别用于燃料电池、牵引电机、电力电子元件、电池的独立冷却系统,并供应全部的相关零部件。驾驶室的空调系统同样来自马勒。
2019
电动车智能充电
马勒内部创业项目“chargeBIG”针对长时间停车的情况开发了一套智能充电管理系统,只需对现有充电基础设施稍加改造即可实现,易操作,低成本。订单已经纷至沓来。
2020
“汽车电子与机电一体化”事业部应运而生
通过将机电一体化业务分部、压缩机和泵业务合并组建成新的事业部,马勒进一步强化了对替代动力总成技术的战略侧重。
1920
2020

创始人赫尔曼·马勒和恩斯特·马勒早已注重将企业的社会责任融入到司的长期发展战略之中。

集团将股息注入马勒基金会并由此赞助了众多的社会项目。 与此同时,马勒还积极参与各种社会活动。 承担社会责任,成为社区的“友好邻居”正是马勒文化的核心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