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技术发展 100年

100年来,马勒始终致力于人们的出行

时间回到1920年,“咆哮的20年代”拉开了大幕。那是让人热血沸腾的十年:查尔斯·林德伯格飞越大西洋;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获得诺贝尔奖;圣雄甘地发起“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德国汉莎航空公司成立;纽伯格林赛道开始运营。在德国的斯图加特,一家日后成为跨国集团的企业开始萌芽。在随后的几十年里,恩斯特·马勒和赫尔曼·马勒开发的产品在市场上风光无限,也为如今的这家全球性公司赢得了“创新先驱”的美誉。

时至今日,马勒已跻身全球20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之列,拥有约72,000名员工。我们成为了未来高效出行领域的开拓者,我们的创新解决方案不断地在新能源和内燃机优化领域设立新的标准。

是什么鞭策着我们锐意向前?我们志在让人们的出行更加高效和舒适。我们密切关注并积极应对当前时代来自行业、政策和社会的各种挑战,我们是可持续个人出行的创造者。不仅如此,作为一家基金会性质的企业,我们勇于承担社会责任。

无论是今天还是明天,为了下一代,为了下一个百年,我们矢志不渝。

1920
伟大历程的起点
Hellmuth Hirth在德国斯图加特的二冲程发动机作坊在商业运作上需要帮手。1920年12月1日,他迎来了Hermann Mahle的加盟。这天被认为是马勒集团的创始之日。
1922
马勒兄弟俩开始共事
轻合金活塞是当时的主打产品。自成立以来,已经有约4万只活塞出自这里的工人之手,员工数一度达到200人上下。技术瓶颈出现了。Hermann Mahle请来了他的弟弟Ernst担任工程师。
1929
滤清器延长了活塞的使用寿命
发动机工作环境越苛刻,对活塞的性能表现的要求便越高。当时没有几条柏油路,土路的灰尘很容易损伤活塞。Ernst Mahle决定开发空滤和机油滤。
1930
镶环活塞横空出世
轻合金活塞过早的磨损总是造成各种问题。Ernst Mahle开发的镶环活塞改变了这一局面。这项技术直到今天仍在广泛地应用。
1933
马勒时代来临
1933年起,马勒兄弟成为了公司唯二的股东。1938年,他们将公司改制为有限合股制,并更名为“马勒”。“MAHLE”这五个大写字母从此成为了公司标识,沿用至今。
1940
独裁。军备。战争。
此时的生产已经完全向“战时经济紧急需求目的”倾斜。到1944年,员工总数已经超过6,000人,其中包括外籍工人和强迫劳力。
1945
战后百废待兴
经过这场战争,马勒公司损失了六成的资产。Ernst Mahle前往巴西,建立起了一座全新的活塞工厂。在德国,马勒做起了活塞修理、手推车和厨房用具的营生。
1964
投入慈善事业
马勒兄弟成立了基金会,以医疗养护、教育培训、有机农业和文化艺术为主要关注领域。目前最大的资助项目是德国斯图加特附近的菲尔德诊所。
1971
马勒兄弟淡出历史舞台
在创办并经营公司约50年后,马勒兄弟终于从一线退了下来。他们这一辈子的事业足以令人敬佩,此时的马勒已经拥有4亿多德国马克营业额、超过6,000名员工的规模。
1972
过滤业务东山再起
对Knecht过滤器工厂股权的掌握使得自1941年起因战争而中断的滤清器业务再度回归,并很快变成立志成为系统供应商的马勒旗下的一大主营业务。
1975
马勒进军国际
尽管此前有许可委托生产形式的国际合作,但马勒自己真正意义上的首个海外工厂直到1975年才在美国建立,1978年巴西建厂。
1991
成为系统供应商
马勒从零部件生产商,成功转型为系统与模块的开发合作伙伴。随着1991年对J. Wizemann公司、1994年对Pleuco公司的收购,气门驱动系统成为继活塞、气缸零部件和过滤系统后又一条产品线。
1997
首次进入亚洲
1997年,马勒在印度成立合资公司,宣告进军远东。1999年、2001年相继收购日本Izumi公司、Tennex公司,又让马勒的亚洲战略前进了一大步,并成为全球最大的过滤系统供应商。马勒在亚洲的布局在随后的几年中得到了大幅扩张。
2000
原始设备制造商的开发伙伴
90年代,新建和并购项目在墨西哥、巴西、印度、波兰、意大利、韩国和日本遍地开花,迅猛增长势头一直延续进新世纪。马勒在国际舞台越来越活跃,一举跻身汽车零部件行业的领先行列。
2003
首台马勒发动机整机
一台全新构造的铝制高速四冲程直列发动机的惊艳面世证明了马勒能够生产的发动机零部件和模块的种类超过了其他任何一家发动机制造商。
2005
马勒收购发动机制造商Cosworth Technologies,即如今的马勒动力总成部门。2年后的2007年,马勒集团的系统能力在一台小型化概念发动机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排量减半,输出功率不变,同时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达30%!
2010
MAHLE + Behr = Mehr(德语“更多”的意思)
发动机冷却与空调系统是未来的两个重要领域,而贝洱是这方面理想的合作伙伴。在逐步获得贝洱多数股权后,首个合作项目——集成间接中冷器的进气模块便展示了双方整合后的协作潜能。2013年,马勒贝洱携17,000多名员工和38个生产基地成为了马勒旗下全新的热管理事业部。
2013
为燃料电池提供新鲜空气
马勒首次为一款燃料电池乘用车批量供货,同时还为亚洲一家主要汽车制造商供应进气模块和离子交换器。自那时起,马勒在燃料电池系统与零部件领域的能力不断得到扩张。
2014
全球生产布局
2014年迎来了工厂开工和开业的最高峰。至此马勒在全世界已经拥有了140多个生产基地。全球66,000多名员工中有约20%在亚洲,30%在南北美洲。
2015
以双轨战略迎接未来
在不断优化内燃机的同时,马勒也在推动着替代出行理念的发展。对雷瑞卡和国产电机株式会社的收购使机电一体化业务得到了增强;而2017年对Nagares公司的收购则标志着公司进军汽车电子领域。
2017
MEET概念车惊艳亮相
分布于16大综合性研发中心的6,000多名研发工程师和技术人员致力于未来出行解决方案的研究与创新。“MEET”概念车令人信服地诠释了未来城市出行的关键词:高效、电动、负担得起。
2019
电动车智能充电
马勒内部创业项目“chargeBIG”针对长时间停车的情况开发了一套智能充电管理系统,只需对现有充电基础设施稍加改造即可实现,易操作,低成本。订单已经纷至沓来。
2020
“汽车电子与机电一体化”事业部应运而生
通过将机电一体化业务分部、压缩机和泵业务合并组建成新的事业部,马勒进一步强化了对替代动力总成技术的战略侧重。
1920
2020

想了解更多年份的大事记?请前往:

MAHLE chronicle

马勒创新精选

一个多世纪以来,马勒一直致力于推动出行技术的不断进步。“马勒创新精选”讲述了一系列古往今来备受赞誉的创新成果和引领未来的前沿技术的意义和由来,这一个个小故事便是马勒公司百年来推动行业进步、塑造未来出行的缩影。

马勒的活塞用3D打印技术也能生产。

镶环活塞

“我是开启马勒成功之门的钥匙”

“马勒的百年伟业自我开始! 自1920年以来,刻苦钻研和创新实力一直是马勒的基石。在那时活塞是公司的核心业务,而拥有专利的镶环活塞是马勒的首款畅销产品。

我的发明者恩斯特·马勒是一位伟大的先驱者。我的出现改进了柴油发动机的密封性,从而减少磨损。这是显著延长发动机寿命的一项关键突破。不久之后,世界上的每条道路上都能找到我的身影!

马勒一直在推动未来交通出行的发展,我也始终紧跟时代步伐不断发展。我的适应力非常强,既可以应用于老爷车,又可以通过3D打印生产出来。马勒的3D打印技术通过对我的实践有助于其开发新的产品,如新能源汽车相关产品。”

电池冷却系统让电芯的工作温度保持在最佳范围。

电池冷却

“我为全球众多汽车制造商的电池提供保护”

电池是电动汽车成功的一大关键。然而,电池非常敏感,只有保持在适宜的温度范围内,才能拥有较长的使用寿命。正因如此,2019年我的上市为大家带来了好消息:我是世界上第一个用于锂电池的制冷剂冷却解决方案!

我的外壳是铝制的冷却板。制冷剂可通过我内部的通道蒸发。这样一来,电芯的温度就能够保持在适宜的范围内。我首先被安装在一辆混合动力汽车上。

自我问世以来,马勒一直在不断改进我的设计。如今,我为全球众多汽车制造商的电池提供保护。得益于浸入式冷却技术,新一代电池系统应运而生,这种电池系统能够确保电动汽车更快充电,而不会对电池造成损害。凭借这些开发成果,马勒展示了其塑造未来出行的创新实力!

凭借TechPRO®数字ADAS校准系统的帮助,车间技术人员只需10分钟就能完成驾驶辅助系统的校准。

TechPRO®数字ADAS校准系统

“多亏有我,车间才松了一口气”

“在安装有高级驾驶辅助设备(ADAS)的汽车上更换挡风玻璃或其他部件时,总少不了我的帮助。如今,越来越多的汽车安装了雷达和摄像头。这意味着,如果在事故发生后重置汽车的驾驶辅助系统,维修车间会面临巨大的挑战。

在2018年马勒发明我之前,技术人员必须在每辆汽车前摆放一个庞大且繁琐的面板,而且每个车型都需要配置不同的面板。这些面板就像验光师一样,帮助辅助系统定位,以便它们能够区分上下和前后。由此可见,校准曾经是一项复杂的流程。

我的名字是TechPRO®数字ADAS校准系统,在我问世后,全球各地的汽修车间终于松了一口气!我将这些面板整合到一个适用几乎所有车厂和车型的数字平板显示器上。有了我,车间技术人员可以在短短十分钟内校准驾驶辅助系统。配备驾驶辅助系统的汽车数量将不断增加。这意味着市场对我的需求很高,每天都有客户询问我的相关信息。”

马勒MEET概念车是一种环保出行理念。

马勒MEET概念车

“我是马勒创新实力的综合体现”

“在未来,世界上很大一部分人口会生活在城市。这意味着,城市汽车将是未来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勒抓住这个机会,推出了我,一个环境友好型的城市交通概念!

我的名字是马勒高效电动车,我的朋友们叫我MEET。我是一辆轻巧、灵活的两座概念车,我的设计整合了用于电动汽车的马勒动力总成和热管理技术。

从48伏电机到电力电子装置、高效热泵、表面加热器,再到用户界面,我展示了马勒全面的产品组合和创新实力,体现了马勒对积极塑造未来出行的承诺。”

进气管执行器是马勒首款自主研发和生产的机电一体化产品。

进气管执行器

“我是马勒机电一体化业务的鼻祖”

我看似平平无奇,却在马勒开创了新的时代。我是进气管执行器,马勒在机电一体化领域的业务从我开始。我是马勒在该领域自主研发和生产的第一款产品。

我能够确保发动机进气部分的空气柱以正确的频率产生共振,并顺利进入气缸。我的外壳轻巧且坚固,我的运作非常精确且迅速:我可以在200毫秒内打开90度。

自从我在2005年投入生产以来,马勒在机电一体化领域一直稳步前进。2020年初,新的汽车电子与机电一体化事业部成立。该事业部整合了马勒在电子和机电领域的所有活动,并致力于未来技术的开发。

风洞能创造–30°C到+50°C的温度环境。

风洞

“我是世界首创”

“我的创造者曼弗雷德·贝洱在1937年发明了我,当时人们可能觉得我的外表并没有什么吸引力,但在看到我的内在时,他们大吃一惊!从外面看,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波状铁皮罩子,但里面却蕴含着全新的技术:我是全球首个应用于汽车行业的风洞。

一个直径为2米的巨大风扇模拟出的速度高达100公里/小时。我的成功极具突破性,甚至为当时最著名的赛车提供了优化。

时至今日,我仍在服役。从问世以来,我的本领越来越强大。自2013年马勒合并贝洱以来,我已经在马勒的气候风洞实验中模拟过从-30℃到+50℃的温度环境。我还能模拟一天中任意时刻的太阳位置,并产生高达130公里/小时的速度,以协助马勒开发面向未来出行的解决方案。”

得益于马勒X35驱动系统,电动自行车变得纤细、优雅而又运动。

马勒X35驱动系统

“我给予电动自行车该有的样子”

“电动自动车是当今交通出行的一大趋势,全球的自行车道和山地车道上行驶着越来越多的电动自行车。但由于电动自行车的外观与普通自行车大不相同,它们几乎已经脱离了自行车的范畴。这是因为,普通电瓶不仅会让电动自行车变得笨重,还会改变它们的外观。于是,我——马勒X35驱动系统应运而生,我帮助电动自行车重获自行车身份。

有了我,电动自行车变得纤细、美观大方和轻便,您几乎认不出我是驱动系统。我为骑手提供最合适的助力。毕竟,正如我常说的那样,重要的不是最大性能,而是理想性能!

得益于升级版的马勒X35+紧凑系统,我现在的重量仅有3.5公斤,并能够提供250瓦的功率输出。更重要的是,我还具备数字化连接的功能。我的应用程序能够显示骑手的脉搏或实时输出功率。一系列国际知名电动自行车品牌销售的车型中都有我的身影。我正帮助马勒在塑造可持续交通出行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机油滤模块是马勒在过滤器领域所拥有的广博专家经验的绝佳案例。

油滤模块

“我是机油管理领域的一大突破”

马勒的伟大征程起源于活塞和滤清器。然而,不同于活塞业务,1941年,在战争的影响下,公司停止了滤清器业务。随后,1971年,马勒收购了Knecht Filterwerke,重新回归滤清产品领域。

我是油滤模块,也是马勒滤清器业务部门持续开发工作和卓越专业技术的光辉典范! 因为,我掀起了机油管理领域的变革。我有很多专长,比如,将发动机和变速箱油的温度保持在合适的范围内,以及过滤发动机油。同时我还能保持苗条的身材。

2010年,我在市场上首次亮相,几乎可以安装在任何汽车上,甚至是混合动力汽车。我展示出马勒在滤清器业务领域的创新实力!

车载充电机有助于大幅延长电池使用寿命。

车载充电机

“我能在任何地方为电动车辆快速充电”

要让电动汽车被广泛接受,能够随时随地地进行快速充电是必要条件。为了实现这一目的,马勒开发了我:车载充电机。

有了我,电动汽车可以在任何电源插座上充电。这是因为我把交流电转变成了直流电,并管理整个充电流程。通过这种方式,我大幅延长了电池的寿命。我极其稳定,并配备了智能的冷却系统,因此,即使面对较高的电池容量,我也能够缩短充电时间。

作为未来出行方式的积极推动者,马勒已经准备好释放我更多的潜能。例如,我不仅能够在耗能方面为电动汽车提供支持,还可以利用智能电池让电动车反向输出电源。

该进气模块是马勒和贝洱的首个合作项目。

集成中冷器的进气模块

“我是杰出团队合作的创新成果!”

马勒和贝洱通力合作,实现1+1>2! 我是第一个证明这一格言真理的。我是马勒和贝洱2011年首次合作的成果:集成间接中冷器的进气模块。

我的特殊之处在于,来自贝洱的增压空气冷却器整成到了来自马勒的进气歧管中。这意味着,我不仅能够减少压力损失,进而提高效率,而且还能创造更多的安装空间,从而提高冷却能力。

我是非常关键的成功案例!因为我代表了现代内燃机发展的重要一步。如今,我是市场的领导者,广泛应用于全球各地的车辆上。马勒和贝洱的专业知识相结合,再加上杰出的团队合作,才造就了我这一创新成果!

这款高压电机是电动车辆理想的可持续的驱动理念。

无磁高压电机

“我无需稀土,是不折不扣的可持续发展技术”

电动汽车将会是未来交通出行的重要组成部分。电动汽车需要符合可持续发展的理念,适合日常使用,并具有较高的性价比,因此,马勒开发了一种电机,它是各类电动汽车的理想选择,这就是我的由来!

我是无磁高压电动机,可用于从超小型汽车到商用车辆的任何车型。关键是,我无需磁铁也能正常运作。我更具可持续性,因为我不需要任何稀土元素。此外,我的运作方式能够确保电流传输无损耗,且在部分载荷范围内保持高效。

我将很快由新成立的汽车电子与机电一体化事业部投入批量生产。我正在帮助马勒积极塑造可持续的电动出行!

这款产品得到了德国联邦经济与能源部(BMWi)的资金支持。

用于燃料电池汽车的平膜加湿器

“我是马勒强大创新实力的典范”

向燃料电池输送空气是一项极具挑战的任务。这是因为,与内燃机不同,向燃料电池供应的空气需要具备一定湿度以便系统顺利、有效运转。作为平膜加湿器,我的作用是确保空气中的水分含量恰到好处,以保护燃料电池不受损害!

我是马勒强大创新实力的典范。我的结构紧凑且稳固,我还能够时刻保证供气的湿度维持在最佳水平。我的创新备受关注,甚至得到了德国联邦经济与能源部(BMWi)的资金支持!

自2017年以来,马勒一直致力于我的开发工作,由专门设立的燃料电池项目组负责。2023年,我将投入批量生产。我正在帮助马勒积极塑造未来的主流动力系统之一!

气门驱动系统帮助发动机减少排放。

气门驱动系统

“我是发动机的肺”

“如果你把发动机中的部件看成是器官,那么我就是发动机的肺。因为,我能够确保发动机在正确的时间为燃烧过程吸入适量的新鲜空气,并将燃烧后的空气再次呼出。

我是气门机构,自收购Wizemann(1991年)和Pleuco(1994年)以来,我一直是马勒产品组合中的关键部分。自从我加入这个大家庭后,马勒本就广博的知识面得到了进一步拓宽,涵盖了发动机的各个方面,且团队一直在对我进行不断完善。

如今,我的灵活度非常高,凭借完美的时机掌控,我能够帮助发动机减少污染物排放,消耗更少的燃料,同时提供更高的性能。”

The E-compressor is the beating heart of the air conditioning and refrigerant circuit.

创始人赫尔曼·马勒和恩斯特·马勒早已注重将企业的社会责任融入到司的长期发展战略之中。

集团将股息注入马勒基金会并由此赞助了众多的社会项目。 与此同时,马勒还积极参与各种社会活动。 承担社会责任,成为社区的“友好邻居”正是马勒文化的核心所在。